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百三十九章 若华来访

作品:长乐歌|作者:三戒大师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10-22 12:16:44|下载:长乐歌TXT下载
  梅坊。

  梅若华原本打算,先让陆云缓上几天再去找他说事儿不迟。

  可第二天中午,便有下人禀报说,商大小姐派人给她送了两斤茶叶,说是看她喜欢,让人送点过来给她尝尝鲜。

  梅若华无奈的收下了。

  谁知第三天中午,下人又禀报说,商大小姐又让人给她送来了江南的胭脂水粉……

  这让梅芳菲几个好生羡慕。梅胜男把玩那价值不菲纯银胭脂盒,对梅若华笑道:“大姐什么时候跟商大小姐关系这么好了?”

  “就是就是,我要是也有个阔气的朋友多好啊。”梅芳菲悠然神往道。

  “唉,你们知道什么?”梅若华却一脸苦笑道:“这些礼物可烫手得很,是商大小姐催命的阎王帖啊。”显然,她一天不去找陆云,商珞珈就会送一天礼物,而且会越来越贵重,一直到她不好意思不去为止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几个妹子听得一头雾水。

  “不该自己知道的事儿,不要瞎打听。”梅若华语重心长的告诫三人一句,便起身去拿自己的锥帽。

  “阿姐要去哪?”三人看她又要出门,不禁大感好奇道:“最近老是神神秘秘的,出门都不让我们跟着。”

  “不该你们知道的事儿,不要瞎打听。”梅若华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,便独自出门找陆云传话去了。

  “大姐什么意思?”看着她的背影,梅芳菲三人面面相觑。

  “大概是拿人家手短的意思吧……”梅灵萱小声猜测道。

  站在敬信坊门口,梅若华有些怵头,她长这么大,还没进过陆阀的地盘呢。

  正踯躅间,恰好碰见陆瑛从陆坊回来。虽然婚礼泡汤了,但陆信一家搬去阀主院却是不会改变的。是以这些天,陆瑛带着下人将家里的物事陆续搬过去,再安顿安顿,每天过午才能回来。

  “咦,这不是梅姑娘吗?”陆瑛自然是认识梅若华的,主动和她打起招呼。

  “啊,是陆家姐姐啊。”梅若华见到陆瑛,仿佛看到救星一般,忙迎了上去和她见礼。

  “这是要去找谁家小姐?”陆瑛看出她不太愿意踏足坊内,便热心问道:“我让人帮你把她叫出来。”

  “我找……陆云。”梅若华红着脸说一句。

  “哦?”陆瑛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马上热情的攀住梅若华的胳膊道:“嗨,我当要找谁呢。他正好在家,我带你找他去。”

  梅若华知道陆瑛可能是误会了,赶忙辩解道:“我是受人之托,有事找他。”

  “明白明白,我没乱想,你也别紧张哈。”陆瑛却先入为主,只当她是害羞了。便不容分说,拉着梅若华回了家。

  “阿弟,阿弟,你看谁来了?”一进后院,陆瑛便高声嚷嚷起来。

  陆云正在陪着陆向坐在廊下下棋,这几天老头子心情郁卒,几乎害病一般。是以陆云没有到处乱跑,专门在家哄着老爷子开心。

  眼下已是二月,过午时日头温暖,回廊上已经下了窗户。是以两人一眼就看到跟在陆瑛身后的梅若华。

  “咦?”陆云轻咦一声,丢下棋子迎了出去。

  “梅姐姐,你怎么来了,快屋里请。”陆云知道梅若华肯定无事不登三宝殿,便请她进自己的房间。

  梅若华先朝陆向恭敬行了晚辈之礼,然后道声罪,这才跟着陆云去了。

  陆向的目光一直盯着梅若华,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陆云门口,这才朝陆瑛招招手。

  “什么情况?”陆向小声问陆瑛道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门口碰见的。”陆瑛也对梅若华大感兴趣。

  “莫非知道你弟弟的婚事黄了,坐不住了?”陆向猜测道。

  “爷爷你说什么呢?她可是梅家的女公子啊。”陆瑛嘴上反驳一句,心里却不禁比较起来。这梅若华可是地阶宗师啊,跟弟弟何其般配。若是能当她陆家的儿媳,自然比起身份不明的崔宁儿来,要好上千百倍。

  “梅阀怎么了?那老婆子不是答应,陆林和她家小丫头的婚事了?有一就有二,我看不如把婚事一起办了多好?”陆向是被前几日的事情打击惨了,陆阀也不可能再为陆云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了,他现在就指望着,孙儿赶紧找个合适的人,越快成婚越好了。

  其实陆瑛何尝不是这样想的?但她不像陆向这样八字没一撇,就先幻想着抱孙子了。忙嘱咐陆向道:“爷爷,待会人家出来,你可别乱说话,吓坏了梅家姑娘,以后不来了怎么办?”

  “那是自然,我保准一声不吭。”陆向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乖巧的像只惊弓之鸟。

  殊不知,陆云房间里的对话,跟他们想象的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  陆云房间中,看着他端上来的清茶,梅若华心中酸酸的暗叹一声:‘商大小姐果然没骗人,他俩爱好是一样的。’

  “这是从商大小姐那学来的泡法,不知梅姐姐能不能喝得惯。”陆云倒不隐瞒。

  “说起商大小姐。”见陆云提到正主,也省了梅若华再兜圈了。她看着茶盏中升起的袅袅白烟,轻声道:“我弄清楚了,那天在马车上的紫裙女子,不是别人,就是她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陆云愣了一下,才意识到梅若华所说的那天,是指他之前提过的醉三秋那晚。反应过来之后,他却更加吃惊了。“什么,是商珞珈?”

  “不错……”梅若华深吸口气,也不看陆云的脸色,便将了解到的情况,一股脑讲给他知道。

  “……”陆云听完,如泥塑般呆坐了整整盏茶功夫,方痛苦的闭上双眼。

  他面上还算平静,心里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。陆云简直要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,给气疯掉了!

  苏盈袖啊苏盈袖,你到底是何居心?枉我还以为你对我真情一片,宁肯与全世界为敌,也要保你周全。你却连那种事情都会弄虚作假,还有半点真心没有!!

  人一生起气来,就会失去理智,就会忘掉那些美好的东西,只盯着自己被辜负、被欺骗、被愚弄的那一点。然后无限放大、放大,再放大,一直到整个世界全都被负面情绪所占据。

  陆云现在就是这样……